农民工被“困”医院医生帮求助

2012-04-10 10:11:57出处:其他作者:佚名

我要分享

  来兰州务工的农民工张军在工作期间不慎被重达两吨的钢筋砸伤,导致左手手指断裂。但是由于没有亲人在身边,包工头又对他不闻不问,面对高昂的治疗费用,就诊于兰石医院的张军只能依靠医院医生和护士照顾。但是,两万块钱的治疗费却给他今后的生活蒙上了一片阴影。

  医生替农民工求助

  4月7日,兰石医院手足显微外科主任杨先生向本报热线4286666反映,医院最近医治了一名来兰务工受工伤的农民工,左手断了两根手指。令他感到气愤的是,这名工人所在的施工单位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,别说支付医药费了,就连一般的探望都没有。

  杨主任说,4月3日他正在住院部巡房,来了一位30岁左右的男子,痛苦地抱着左臂,手腕处血肉模糊,一旁搀扶的同伴手里握着两根断指。杨主任立刻安排手术实施救治。庆幸的是,经过手术后该患者的手指成功复活,基本上保住了手指功能。

  手术成功本应是件值得高兴地事情,但是让杨主任每次见到这位农民工时都看见他在默默地流泪。经过询问才了解到,原来这位农民工在为自己的住院费而发愁。杨主任说:“这位农民工叫张军(化名),自来兰打工所有的积蓄加起来,也只有三四千元,但将近两万元的治疗费,张军无能为力。但让人气愤的是,张军是在工作的时候弄断了手指,应该由包工头来负责,可是负责人却始终没有出现过。”

  农民工被“困”医院

  4月8日,记者来到兰石医院。一位女士正细心地为患者擦脚,经介绍才知道是张军的邻居。这位女士说:“因为出事当天是我和爱人一起把他送进医院,看他这么可怜,又没亲戚照顾,远亲不如近邻,就帮帮他。”病床上,张军上身穿着破烂的白T恤,颜色已经黄旧,褐色的破西裤卷着裤管。他的左前胳膊被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,面色惨白,头发凌乱。见到我们进来,张军一边流泪一边为记者讲述了事故的经过。

  4月3日,张军正在修理钢筋时,机器突然停止工作,他顺手去拉机器里的钢筋,不料上面2吨重的钢筋突然落下,张军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当场被落下的钢筋砸中。情急之下,张军立马将手从被砸的钢筋下面抽出来,但手指已经断裂。

  手指已经成功复活,这绝对是大喜讯。但是张军用右手遮盖自己的脸,眼泪顺着脸颊慢慢的流下来,他说:“我只有三千多元看病钱,可医院没有为难我,先给看病,帮我把手接上。而且这里的医生和护士特别的关心我,帮我买饭、清理个人卫生、倒夜壶……他们对我,比我的家人还好,真是谢谢他们。”张军说,目前断指已经逐步恢复知觉,有麻困的感觉。杨主任解释说:“张军的手指再植手术非常成功,几天后就会成活”。

  包工头只给5000元

  就在记者采访张军的前一天,杨主任通过电话和包工头取得联系。杨主任告知对方,如果不负责张军的医疗、工伤损失费用,将会通过媒体曝光工程队的恶劣行为。迫于压力,该工程队的负责人于4月8日前往兰石医院。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该负责人并没有打算支付全部的医药费,而是拿出了一份协议。协议内容为:工程队给张军支付5000元用来看病,自此以后的任何费用及事项,都与工程队无关。

  律师说法:包工头要负责全部医疗费

  为了弄清楚这次事故究竟该如何赔偿,记者采访了甘肃合德律师事务所的成律师。成律师解释说:“承包工程,是单位与单位之间才能构成承包关系;如果是包工头和农民工之间,即是雇佣关系,承包工程是无效的。那么包工头和农民工签署的5000元协议,也是违法、不成立的。包工头应负责农民工全部的医疗费、补助费和护理费。”

账户未绑定手机号

绑定 ×
绑定手机 ×
博聚网